歌歌歌歌歌纸

随便看看

【百万】余生相

*两个人从没在一起过,连双箭头可能都算不上

* 瞎几把写 ooc是我的

*小白视角 女朋友预警

*可能会有老万视角


白曜隆撂了电话,打开了微信,在列表里划了很久,打开和王昊的对话时发现两个礼拜前发给他的微信他还没回。

以前总有人吐槽王昊不回微信的时候,他还有过纳闷,万万回我微信都挺快的啊?不过这一半年他也算是领教了,毕竟万万越来越忙了嘛,他想。好在现在他也已经习惯了,也没什么重要的事,他只是日常关心一下,问问他什么时候有空见一面,上一次见面也已经是将近两个月之前了。

白曜隆知道王昊并不是故意不回他微信,也许只是太忙了些,因为如果王昊得空的时候还是会秒回他,然后和他扯上一阵子,仿佛两个人又回到了从前不话不说一天二十四小时不分开的时候。随后王昊又会失联一阵子,不过他交代白曜隆真要有什么事找他的话就给他助理打电话。白曜隆每次都满口答应,但其实从来没真联系过他助理,毕竟他也没什么要紧事。

二十三岁的白曜隆想了想,还是觉得三年前的自己太幼稚,哥们儿之间的相处方式整的黏黏糊糊像小学生,不知道当年二十三岁的王昊怎么忍得了自己。然后再感慨一下,人终究还是要长大啊,再怎么怀念身边的人和事也都不会一成不变。

中国有嘻哈结束三年,他们也算是经历了一番大起大落,最初那一批跟风的热度一点点冷却了下来,整个红花会的生活开始一点点步入正轨,他们该专心研究作品的研究作品,该谈恋爱的谈恋爱,除了王昊。总决赛结束后,他们国内国外大大小小的巡演没少去,又折腾了大半年,2018年过完年后刘嘉裕带着他们去跟公司谈了一下,大意就是减少通告,放他们专心做hip pop,公司看他们态度坚决也没说什么,不过还是不太想放过王昊,毕竟他是商业价值最高的那一个。王昊自己倒是不太想在那个圈继续发展下去,一直说要专心写作品。于是2018年,他们继续办巡演,偶尔跑跑通告,大部分时间还是像没红之前一样,一起写歌录歌,一起吃饭逛街。白曜隆知道在这期间其实公司那边没少找过王昊,不过大多数通告王昊还是让公司那边给推了。他俩没怎么说过这个,他想万万总是有自己的想法的。那个时候的他想法也很单纯,要是永远能和兄弟们这样下去就好了。

2018年年底,不知道公司到底给王昊灌了什么迷魂汤,王昊最终还是妥协了,突然和他们说要去拍电影。白曜隆有点意外,这事太突然了,王昊之前没跟他透过任何消息就突然要去拍电影了?他想万万可能还是拿他当弟弟宠着吧,这种事情也许不太会和自己讨论?于是他去找刘嘉裕和李京泽,他俩什么都没说,丁飞倒是说自己找王昊谈过,但具体谈了什么又不肯透露,只说支持老万就好了。于是王昊就在白曜隆还一脸蒙逼的时候直接打包好东西飞北京了。

那时候白曜隆还住在王昊家。他其实从比赛之前就住在王昊家了。王昊在西安租了个小两室一厅,一间卧室,一间书房。一开始他只是偶尔录歌晚了或者玩太晚喝大了不方便回家才去王昊那蹭一晚他的床,后来蹭的多了他直接自作主张买了张床放进书房,再后来被爸妈管烦了他就直接拎着包住进那间书房了。王昊飞北京之前跟白曜隆说自己可能小一个月都不会回来,让他自己一个人先住着,嫌无聊了回家住也无所谓。白曜隆说,哎呀哥我就赖在你这了我才不回家,没事你去吧我给你看家。

白曜隆没想到,他自己一个人在那住了三个月,王昊也没回来过。电影开拍的时候宣传力度就挺大,沉寂了小一年的PGONE回归并参与电影拍摄的消息在微博头条挂了两天。电影杀青之后王昊和他说本想回西安,却被公司抓着不放,说要趁热打铁发张新专辑。那张专辑里面收录了两首他俩之前录好了还没来得及发的歌。他去跟着王昊跑了几场宣传,才知道公司已经给王昊在北京租了公寓。白曜隆陪王昊在北京的公寓住了两晚上就自己回西安了,他本想把瘦了两圈的王昊一起带回来,王昊却跟他说,不好意思啊老白,哥还得继续搁这workingeveryday。白曜隆其实怕王昊又钻牛角尖,回到他刚比完赛那段时间的状态,却又觉得王昊现在这样还挺好,说不上来有什么不对。

白曜隆回到西安后又在王昊家住了两个礼拜就搬回自己家了。家里父母还挺纳闷说你小子怎么舍得回来住了,他不好意思的摸摸脑袋说,万万太忙了我自己一个人在他那太无聊了。他给王昊发了个微信说,万万你也不回来我就先回家住了。王昊隔了一个多礼拜回了他说,没事钥匙先在你那放着吧。

再后来王昊也一直没怎么回过西安,回他微信的时间间隔也越来越长。白曜隆一开始还有点不太适应,比起王昊在北京的热火朝天,自己在西安的日子仿佛被人按了暂停键。不过很快,红花会安稳的日子被一阵桃花打乱。丁飞在遛潇洒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喜欢他更喜欢潇洒的姑娘,白曜隆也认识了现在的女朋友。

白曜隆和小文是在一个哥们组的局上认识的。姑娘也是本地人,比他大一岁,家境也不错,可以说是跟他很门当户对了,现在在北京上大学。他俩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白曜隆只觉得这个姑娘酷酷的,话不多,没想到熟了之后小文半是开玩笑的跟他说,小白我是你粉丝来着,洗衣服做饭我都会。他俩在一起后白曜隆说我和万万当时是在开玩笑,小文说,我知道呀,我又不会真的给你洗衣服做饭。白曜隆喜欢叫她文文,丁飞曾经一脸嫌弃的看着他说,你怎么叫谁都这么油腻,你不会把小文跟老万叫混吗?白曜隆一脸莫名,不会啊,文文是文文,万万是万万嘛。后来他发现小文比起是他的粉丝还不如说是王昊的粉丝,小文被发现了之后就开始光明正大的给他展示播放列表里王昊的新歌。白曜隆问,你也不怕我吃万万的醋,那你干嘛要做我女朋友?小文瘪瘪嘴说,你比较适合当男朋友嘛,万总更适合当偶像。

白曜隆给王昊发微信说哥我有女朋友了的时候,王昊倒是回得挺快,哟不错啊老白,记得什么时候带来给哥瞧瞧。白曜隆回他,文文就在北京上大学,我俩这马上就要异地了,她还是你粉丝,说不定你俩见的比我俩还多呢。

小文开学的时候,白曜隆送她去北京,带她见了王昊。小文表现的一直挺淡定,倒是王昊有点尴尬,笑着说,最近疯狂的粉丝见多了,第一次见这么淡定的。小文说,万总你要相信,我的内心在尖叫,但表面不能给白白丢份不是嘛。

他俩在一起已经快一年了,这次小文快过生日了,白曜隆给她打了电话说要去北京找她。他撂了电话之后想给王昊发条微信问问他下礼拜在不在北京,自己过去给小文过生日顺便去找他玩。

白曜隆看着两个礼拜之前发出去的万万你最近忙不忙咱俩都好久没见了的微信发了会呆,关掉了微信界面,打了个电话给王昊的助理。